其言

要上学,要考试,委屈
但还是没有放弃游戏hhh

【黄占】平平淡淡才是真

大概是日常

设定为黄衣已经与伊莱很熟

嗯,很熟,


庄园,让人感觉很低气压。

压抑,想要逃离。


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些不开心,实际上几乎没有人能在这个鬼地方还能那么愉快。园丁小姐例外,她每天都带着微笑,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这就是律师为什么叫她“甜心小姐”。


可现在就连园丁小姐也是罕见的郁闷,伊莱这个本就不适应庄园的人就更不例外。


伊莱今天没有安排游戏,刚好休息。对他来说,来到庄园意外的收获,就是见到自己信奉的神明而已。


这么说,他当初来庄园是为了什么?


对,为了他的未婚妻。


想起那个送他离开的少女,伊莱有一瞬间陷入了迷茫。他现在已经跟神明在一起了。


但想到她最后临别前的眼神,唇边带着眷恋的微笑,在伊莱走着时,能听见身后少女不舍的哭声。想起这些东西,就感觉心里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肆意生长,占据了心里的每个角落。


是对庄园以外的渴望。

是想逃离这个地方的想法。


哈斯塔来到伊莱的宿舍,罕见的看见伊莱在压抑自己的怒火。其实重点是,他这个人类信徒连他来了都没有发现,看起来问题真的是很严重。


哈斯塔随意敲了一下门,发出一声“咚”的响声,虽然不大,但足够让伊莱听见。伊莱看向哈斯塔,略惊讶的说:“神明。”哈斯塔“嗯”了一声,然后道:“汝今日没有安排比赛?”


伊莱没有说话。


不像不知所措。哈斯塔想,那么他这个人类信徒到底怎么了。


对,人类。哈斯塔想起最近发生的那件事,好像知道了为什么伊莱会那么烦躁。


毕竟牵扯到几个跟他很熟的人,人也总不免对自己身边的遭遇有所感触,但一但共情太深也不好。至少在哈斯塔看来是这样的,他这个人类信徒,现在连他也不理了。


但毕竟还是人类,这种时候需要的是什么?依靠?安慰?


神明为了想照顾自己的信徒翻遍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但还是要矜持的说一句:“你们人类真奇怪。”用一种略带着叹息和无奈的语气。


伊莱也听见自家神明说出的话,“嗯”了一声抬头看他,就看见自家神明散着他的长发。


长发?伊莱仔细看了看,发现哈斯塔幻成了人的模样,足以不凡。


哈斯塔朝他走来,因为伊莱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幅样子,吃惊得还未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哈斯塔拥抱着。伊莱慌张的道:“哈斯塔大人……”哈斯塔道:“不必,汝是吾的信徒,这是吾该做的。”


拥抱着。神明的双手就搭在他的腰上,脸贴着脸,靠的很近。近得他的发贴在伊莱的脸颊边,让这岁月都变得温柔。


伊莱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又在自己混乱的思绪中整理出来自家神明幻成人形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拥抱,一个充满安慰,慰藉性质的拥抱。


你可以依靠我,无论怎样。


伊莱突然就觉得好笑,他之前从未对神明有过这种心里上的不敬之举,但现在他真的想笑笑。他自懂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被他人安慰,依靠更是不必要的东西。


他是先知,是获得神的恩赐预知未来的,于是所有求他帮忙的人,都一味的相信着他。但越是预测多未来,伊莱就越知道,目前,现在,未来的一切都是会变的,没有什么可以永久靠得住的。


没有什么。


也哀戚。


但现在被神明这样迎合安慰着,他紧绷着的神经骤然放松,想要这样依靠下去。一时放松一下也好吧,伊莱想,反拥住哈斯塔,将脸埋在哈斯塔的颈脖间。


哈斯塔也感知到了伊莱的动作,不由自主勾起一抹微笑。


真有趣。他想。同时又将他们之间的间隙缩小了许多。


于是两人就这么亲密无间的一直拥抱着。


“伊莱,汝知道的。”


“吾不但是汝之信仰,更会是汝的依靠。”


役鸟并不想与这两个一言不和就撒粮的人待在一起,无所事事的到处游荡,飞过监管者宿舍的上方,看见三个女孩子聚在一起聊天。是在聊最近发生的事。


红蝶小姐拿着她的扇子掩着半边面,道:“杰克还没有醒来,看来伤的还是严重啊。”瓦尔莱塔一边理她的丝,一边说:“所以奈布那孩子真的逃出庄园了,庄园主真的放手了?”夜莺小姐手端着茶,说:“不过不久又会回来了,这场梦境也是要编织得久啊。”


役鸟叫了一声。夜莺小姐抬起头,轻笑着:“这不是伊莱那孩子的役鸟吗。”红蝶也看了看,道:“伊莱啊,最近哈斯塔跟他走得很近呢。”


夜莺小姐听了,只是说:“是吗,那伊莱那孩子可真可怜。”


哈斯塔永远不会放过他,他连假梦也不会有了。


————————

前面提到未婚妻并不是指伊莱很喜欢她,而是以此代指伊莱出庄园的想法。


庄园大事是指在某一局游戏里奈布成功真正逃出庄园,杰克故意放走的,但因此受了重伤。。


其实我在考试前写了一半,本来是为了给自己个安慰,后来考完试我就崩溃了。


【卡埃】

我永远爱他们两个小可爱

第一人称自述

疯狂ooc


我在凹凸世界里,是一个普通的参赛者。


那一天,一切都变了样。


大概是创世神又弄了什么新玩法和新环节,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雷狮的旁边。


是的,雷狮。不过确切的说,我是在海盗团旁边,但这个地方很小,很多人很密集,不出所料的看见很多熟悉的人,如金和格瑞等人。


但这都不是我仔细观察的重点,我一转头,就看见卡卡在不远处。


他真可爱啊。


然后我再往远处瞟去,我发现了埃米。

他和卡米尔隔得相当远,因为甚至就是安哥也在海盗团很近的一边,但这一对我磕的cp却出人意料的远。


我回想起了原著,想起曾经艾比和埃米去跟卡米尔打过架,所以他们两个关系不算太好,甚至我看见卡米尔深沉的盯着埃米,目光不似善意。


我内心哀求这这一对cp不能虐啊,虐了就要我的老命了。然后我悄悄的朝埃米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内心也不舍得离雷总和安哥太远,也顺便近距离看卡卡。


他真可爱。


一边沉醉一边提心吊胆的我,觉得万一卡米尔要对埃米出手我就就去帮挡下来。


这里应该是一个小黑山洞,很长。雷狮十分乐于助人的说:“你们都散开,卡米尔有火球。”


于是卡米尔双手上就出现了两颗火球,直接一抛就飞出去了,所到之处都变成一片亮光,白晃晃的,于是我也看见了那具有一定攻击性的火球朝埃米飞了过去。


不是吧,原著就要这么虐的吗。我眼睁睁的看着,电光火石间,碰撞处白光一闪,我一阵眼花。


然后我发现,卡米尔抱着埃米跳了回来。

公主抱的那种,像是英雄救美一般,救完就回来。


埃米在他的怀里红了脸,卡米尔虽然看起来正经但我也感到他不太自然的强势。


旁边的雷狮看着着一切,“啧”了一声,用调笑的语调说:“喜欢这么久了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吗。”


我再看卡米尔和埃米那两人。

觉得是我错了。


——————————

以上是我的一个沙雕梦境。

大概是因为我看了凹凸第三季预告片

带着白围巾的幼年卡好可爱啊

埃米片段倒是不多

但这并不妨碍我做梦(理直气壮)


醒来才记起来卡卡的技能是无定之躯的我。。。


看见这名字可以说是十分激动了

这,可能就是戏精吧(表示并不认识对方)

【卡埃】(微安雷)喜欢的就抢回来

跟我上一篇(关于喜欢)的设定一样

卡米尔不懂怎么喜欢一个人,就像对于甜食是物的喜欢,那么就用物质满足自己;对于大哥是亲情和感激,那么就一直追随。但对于埃米,这种喜欢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做,那么就在什么都不做中忘记。

可就是什么都不做,才觉得做什么都显得刻意,比如接下埃米以前每天送来的蛋糕,随便的一两句话,都像居心不良。

面无表情的居心不良。

所以选择在喜欢后不喜欢一个人的过程真是痛苦又煎熬,让人撑不下去。

就这样,连雷狮都发现了卡米尔的不对,但并没有时间想太多,他最近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安迷修身上,不过也发现了卡米尔陷入某一种魔障。

于是卡米尔一直无法忘记雷狮当时对他说的:“看见有喜欢的就抢回来。”跟雷狮的性格也是匹配,但这可能也是后来雷狮和安迷修一定要相杀到最后的前兆。

不过一语成谶。

那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卡米尔无暇煎熬如何忘掉埃米,只是看着曾救他出苦难的大哥也深深的陷入了一种名为“爱”的苦难。可惜两人都不愿意承认,(毕竟两个这么要强的人),谁也不肯折服谁,但当雷狮起这个“抢走”的念头时,就已经输了。

卡米尔陷入低迷和沉思,埃米又如很久之前一样,把蛋糕送来。然后他发现了卡米尔一直看着他。

埃米:突然紧张。

然而就看见下一秒卡米尔收回了视线,跟他说了看起来无关紧要的话:“我大哥跟我说‘喜欢的就要抢回来’,可他跟安迷修现在这样,真的好吗。”

埃米没有说话,他很清楚最近雷狮和安哥发生了什么,越清楚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也察觉出卡米尔不是在问他问题,所以他选择继续等卡米尔接下来说什么。

卡米尔随口吃了一点奶油,认真的看着埃米:“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必这样。”

可能是卡米尔显得太认真,认真得不像真的,埃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甚至还“啊”了一声。

卡米尔叹了口气,认真的说:“我大哥说,‘喜欢的就要抢回来’,所以你愿意被我抢回去吗?”

埃米楞了,几秒后才发现,脸都红透了:“表表表表……表白,跟我。”

卡米尔:嗯。

买了第五的明信片就看见了一组情头
(拍的比较模糊)

【卡埃】关于喜欢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ooc警告
漏洞超多

卡米尔知道自己不可避免的会喜欢上一个人,所以当认清自己的真心的时候,他没有太惊讶,只是又吃了一口蛋糕。可当蛋糕入到口中,他才突然想起这个蛋糕是那个人送的。

那个他喜欢的人——埃米。

喜欢本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就像那些人酸酸的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样,卡米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喜欢上埃米的,就是觉得,喜欢就是喜欢了。

很坦然。

既然坦然的承认了,就可以坦然的遗忘。

卡米尔喜欢人或者东西都是很理性的,理性到可怕,他知道喜欢什么东西就会有不喜欢的那一天,所以他会选择等,等到自己不喜欢的那一天。

就是过程有点久而已。

而且卡米尔觉得,喜欢上一个那么容易,不喜欢也一样很容易。只要那人表现出一点令他反感的,他就可以彻底厌弃。

虽然感觉不是真正的喜欢,但卡米尔要确认自己喜欢一个人很难,出于幼年的某些原因,他带有一些认知障碍,对一些情感上的认知,比如一些对人或物的褒义的情感,他很难确认。

当其他人知道他这种情况后,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很明显的能看出他们脸上写着:可怜。可卡米尔觉得没有什么,这只是心里受到创伤后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罢了,反正这样他也可以过得很好,不会为了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烦恼,也就不会再受伤。

所以现在,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办呢?
再吃一口甜食,然后就放下他吧。

来说说我是怎么开始萌裘盲的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庄园里开始了新游戏。
开局就有一个盲女说:推演任务,砸监管者三次。
然后说:完成了你可以把我放上椅子,我绝不挣扎。
结果这局的监管者是小疯子,他迅速解决了除我和盲女之外的另外两个队友,就连我去就他们都没成功。
我下意识以为这是个魔系,盲女想要完成推演是不可能了的。
结果两个队友迷失后画风突变,盲女砸了监管者三次,我只能安安静静的当个机皇,然后毫不留情的从大门走了,继续观战。
随后我发现,盲女砸了小疯子四板子,在砸了之后小疯子把盲女打落在地,随后牵气球去盲女一直没找到的大门旁边。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吧。
反正我于是就开始萌起了裘盲,,,

盲女限免时发生的事

“大门开了,海伦娜,快跑啊。”
“等一下,你们先走。”
“真不明白你在干什么。”
这局的监管者是美智子小姐,她一个人都没抓到,还被溜了半天,我想留下来等等她。
红光,传送——
“哦,他们都走了,海伦娜小姐不走嘛?”
“美智子小姐,你这局一个人都没抓到,会被庄园主罚吗?”
“想不到海伦娜小姐竟如此关心妾身,要不然,海伦娜小姐留下来陪妾身吧。”
一刀,不动,两刀,倒地。
美智子把海伦娜绑在气球上。
“不挣扎吗,海伦娜小姐。”
“你不是让我陪你吗。”
一路顺顺溜溜的到了狂欢之椅旁,美智子快速把海伦娜绑在椅子上。
随后美智子扭头,再也不看海伦娜一眼。
“海伦娜小姐,妾身可不是什么佛系呢。”

————分割线————
以上的故事真实发生过,只是对话是我脑补的。
原本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玩盲女开完电机除了用过技能看见过屠夫红蝶以外,真的没有面对面过,因为队友溜得很棒。
然后在最后开大门的时候,我把大门开了发信号叫快走结果退出了游戏!!!?
然后我心急火燎的进游戏的时候我刚上椅子还没飞天。
但队友走了,所以下一秒我迷失了。
风中凌乱,,,